在 路 上——记一位普通的女性

  对真正所爱的,根本就不必选择,一定是全身心的投入,没有选择的余地。
    普通而充满幸福的一个小家就在一个黑霾所至的夜里轰然倒塌。六年前的那个夜晚医生宣判了石娟丈夫的刑期,急性脑出血,无法治疗,如果动了手术,能活着是个奇迹,也将会是个植物人,面对医生的绝决的语言,面对周围人的规劝,石娟无动于衷,他是石娟的丈夫、爱人,家庭的顶梁柱,她不能放弃!有一线希望也要治疗,即使是植物人,石娟还拥有他,石娟还能天天面对他!
    儿子面临高考,懂事的不言不语,满眼尽是泪水,拽着石娟的衣角说:“妈,我们一定要治!”儿子的话更加坚定了石娟的想法,在亲人的帮助下,入院手术费、医疗费、巨额的支出使石娟再度陷入绝望。石娟是个下岗职工,不能打工就意味着没有收入,这时丈夫的单位、亲人都伸出援助之手,让石娟又看到了希望,可石娟欠下的不仅仅是金钱,更多的是人情债啊,或许石娟们的真诚感动了上天,白云峰活了,奇迹般的活了,但毫无意识!心顿时跌入冰谷,瘫坐在医院的走廊里嚎啕大哭,石娟该怎么办?儿子上学,债务……一下子都涌入脑海,无能为力,真的无能为力!可是石娟爱他,他是石娟幸福的支点,他是石娟精神的动力,石娟窘困的娘家他没嫌弃过,石娟没有固定职业他没有嫌弃过,那么体贴,那么关心石娟……石娟有什么无能为力,石娟有什么不能坚持?
    命运是弱者的借口,石娟要微笑着与命运决斗!石娟学护工的技术、学打针、学消毒、学吸痰、学雾化、学按摩,甚至到每天一次的抠大便,都要从头开始,一次又一次,手磨出泡,肩每日都酸痛,但石娟能坚持,因为他还在石娟眼前。有时一夜他要咳痰二、三十次,整夜不能休息,但石娟能坚持,因为每天石娟还能为他洗脸、刮胡子,如果石娟不坚持,他会离开石娟,在这六年来,他虽然没有醒,但是身体上没有一点的褥疮,肌肉没有一点的萎缩,那是石娟坚持了2000多天的拍背、翻身、清洗。因为石娟坚信也许会有那么一天他会为石娟醒来。
    七十多岁的婆婆身体不好,但是心里明白,一次又一次含泪劝石娟“你走吧,娟,妈不怨你,不能让我儿子拖累你一辈子啊,你还年轻,你走吧……”石娟能走吗?他健康时石娟是他妻子,他病了,石娟依旧是他的爱人。
    现在石娟很乐观,在县领导的帮助下,在依兰镇的倡导下,工会、社区、妇联对石娟们进行帮助。石娟每天都要和他聊天,和他共同回忆过去的事情,和他聊谁来看过咱们,因为石娟相信石娟的爱、大家的爱能唤醒他,石娟要陪伴他,共度余生,哪怕他不和石娟说一句话,哪怕他不看石娟一眼,但只要他在,石娟就在!
  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中的泪,可是石娟的泪太多了,但是做一个中华女子,必须做到自尊、自爱、自强、自立,在这种情况下,石娟不能放弃他、抛弃他,石娟想用石娟的心和双手去创造奇迹,等他醒来,这时石娟才能感到骄傲与自豪。